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净水器招商 >
護上游水源助大河奔流(大江大河·關注黃河保護③)

发布日期:2021-11-24 15:06   来源:未知   阅读:

  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作為黃河上游重要的水源涵養區,黃河流域面積3萬多平方公裡,佔全州總面積的67.9%。

  近年來,甘南州實施生態保護修復和建設工程,不斷提升黃河上游水源涵養能力。

  初冬的清晨,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瑪曲縣城,向南眺望,蜿蜒曲折的黃河上白霧升騰。

  像往常一樣,卓瑪加布早早走出家門,一邊沿著黃河邊散步,一邊隨手清理垃圾。這裡是瑪曲縣歐拉鎮達爾慶村,從2003年開始,村民卓瑪加布就帶領家人一起撿拾黃河沿岸垃圾。當時,卓瑪加布家裡剛剛承包了2600畝草場。“草原上有丟棄的舊鞋子、破襪子、爛衣服,還有木頭箱子等廢舊家具。”卓瑪加布回憶,零零散散的垃圾遍布草場,面積將近500畝,“花了好幾年時間才清理干淨。”

  “草場是牧民的命根子,黃河是我們的母親河,我做不了什麼大貢獻,但是出點力、流點汗還是能做到的。”談及為什麼撿垃圾,卓瑪加布話語質朴。清理之后的草場,不但整潔,長勢也明顯比周邊的要好。

  在他的帶動下,越來越多的人加入清理草場和撿黃河沿岸垃圾的隊伍。現在每年3月,達爾慶村全體村民會自發對環境衛生、水源地、河道開展一次大清理。

  今年3月25日開始,在縣委縣政府協調下,卓瑪加布組織黃河沿岸鄉鎮牧村黨員218人,利用3個月的時間徒步黃河瑪曲段433公裡,清理垃圾60余噸。

  2012年,目睹牛羊放牧規模無序擴大導致草場過載的卓瑪加布,賣掉了家中的1000多隻羊、150多頭牦牛。“其實,我家的草場可以養活300多頭牛,再養一些羊,但是為了給鄉親們帶好草畜平衡的頭,我主動縮小了養殖規模。”卓瑪加布說。

  瑪曲是甘肅唯一的純牧業縣,畜牧業是當地群眾最主要的收入來源。要開展減畜行動,就是減少當地群眾收入,剛開始推動時阻力重重。

  對此,甘南州一方面全面落實新一輪草原生態保護補獎政策,另一方面積極引導牧民縮短養殖時間、提升出欄頻次。近5年來,全州農牧部門實施草原禁牧887萬畝,推行草畜平衡2938.84萬畝,累計兌付補獎資金11.63億元,並以加大出欄和轉為舍飼圈養等方式核減超載牲畜131.48萬羊單位。依據《天然草地合理載畜量的計算》標准,全州天然草原已整體初步實現草畜平衡。

  過去,在甘南,牛羊糞便除了當冬季燃料外,幾乎未作他用。2017年,卓瑪加布成立蔣朵肥料加工有限公司,將牛羊糞便經粉碎、發酵之后制作成有機肥,目前年產能已達3萬多噸。“一袋子50斤糞便,按7到8元價格收購。”卓瑪加布說,這樣一來,既增加了牧民收入,又顯著改善了草原生態環境。

  瑪曲縣農業農村局局長去加布告訴記者,目前全縣已有5家有機肥生產企業,去年以來累計收購糞便原料(干)22萬噸,“全縣每年產生580萬噸牛羊糞便(濕),其中93.17%已經實現肥料化、燃料化等資源化利用。”

  從瑪曲縣歐拉鎮一路西行,約半小時車程,便來到歐拉秀瑪鄉敦紅村。村裡的草場管護員特布正沿著封育圍欄察看牧草長勢。草場已經開始泛黃,但不少牧草的根部依然綠意盎然。抬眼望去,這片牧場上,小土堆星星點點。

  “這是一片退化草場,正在進行生態修復治理。”隨行的瑪曲縣草原工作站站長楊林平告訴記者,這些小土堆是高原鼢鼠挖出來的黑土灘,“這種老鼠破壞力極強,一隻就能破壞一畝草場。它們擅長打洞,20分鐘就能挖一米深,導致牧草枯死﹔繁殖速度快,一年2窩、一次3到4隻,而且春季繁殖的幼鼠秋季即可產崽。”

  今年4月,歐拉秀瑪鄉斥資92萬元對敦紅村周邊1.2萬畝退化草場進行生態修復。“首先在黑土灘區域補播垂穗披鹼草、早熟禾等本地優良草種,然后禁牧並圍欄封育。”楊林平說,當地在草原上設置了猛禽落腳點,吸引高原鼢鼠的天敵老鷹等。此外,還採取安裝捕鼠夾、弓箭等物理方式進行滅鼠。

  “這片草場目前恢復的狀況非常好,等明年就可以放牧了。”特布告訴記者,轉變不止於此,村民們對草場的保護意識也明顯增強,不少人主動購買人畜無害的生物藥劑滅鼠。

  相比敦紅村,歐拉鎮歐強村黃河段草場沙化程度更為嚴重。“究其原因,一是因為這裡曾是黃河古河道,土層很淺,最多半米,再往下就是沙子﹔二是河水長年累月沖刷河岸,導致塌方﹔三是氣候原因,瑪曲平均每年8級以上的大風天氣高達77天,最多時達121天。”瑪曲縣林業技術綜合服務站站長馬建雲說。

  甘南州林草局相關人士表示,當地草原沙化退化問題由來已久,除放牧因素之外,還與全球氣候變暖、蒸發量加大造成地表旱化、植被退化有關,這使原本脆弱的草原生態系統穩定性降低、自身恢復能力減弱。

  “像這種區域,我們先平整沙地,削減沙丘迎風面的坡度。”馬建雲介紹,然后種植耐寒易成活的高原柳等樹種,之后圍繞樹木用草方格壓沙,最后再種草,“要想樹木成活,必須壓沙,否則冬天會被連根吹走﹔而且必須喬灌結合,用這種方式栽下的樹成活率達85%。”

  “十三五”以來,甘南州落實草原生態治理修復資金10.7億元以上,實施了退牧還草、已墾草原治理、退化草原人工種草生態修復試點、沙化草原(黑土灘)綜合治理等重點項目,治理修復中度以上退化草原618萬畝,綜合治理沙化土地2.882萬畝。

  據了解,通過一系列草原生態修復工程的實施,再加上牧民群眾觀念意識的轉變,甘南天然草原生態環境得到持續改善,全州草原綜合植被蓋度提高到97%,增長0.38個百分點。隨之而來的,是水源補給能力的進一步提升。

  水文數據顯示,2016年至2020年,瑪曲縣黃河供水量明顯增加。其中,2019年徑流量為225.1億立方米,2020年為247.4億立方米,5年平均值為175億立方米。

  瑪曲黃河大橋上寒風凜冽,浩浩蕩蕩的黃河水一路奔騰。“自從前幾年黃河邊修了護坡,我再也不用擔心草場受損了。”歐強村四組村民羅卜興奮地說。以前,由於黃河水常年沖刷,塌岸現象頻繁發生。“尤其是汛期,常常把沙子沖到草場上,導致牧草枯死。”羅卜說。

  2015年10月,黃河干流瑪曲段防洪治理工程開工,為當地86.02公裡的河段建設了護坡。“工程有效減輕了水流對兩岸的沖刷,不僅保護了52畝林地、32.2萬畝草地、8公裡公路,而且有效遏制了水土流失態勢,有效治理了草場塌岸問題。”瑪曲縣水務局局長羅加木說。

  像這樣的工程,不僅在黃河干流展開。流經碌曲縣146公裡的洮河,是黃河一級支流。在瑪艾鎮加格村放馬溝段,今年5月建成的生態河堤正牢牢“鎖”住岸邊的泥土。“與以前的混凝土河堤不同,這種河堤既具備防御洪水功能,又適合植被生存,還能增強水體自淨能力。”碌曲縣水務局技術員喬玉龍告訴記者。

  在一部分小支流區域,當地也因地制宜開展治理。甘肅黃河首曲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護中心科研監測科工作人員桑丹九介紹,去年5月,他們在保護區內一共建設了500多個圍堰,總長度25公裡。“圍堰主要是用來減緩水流速度、沖刷強度,而且內部混合了草籽,外包裝達到使用壽命被沖爛后,草已經長出來,起到保持水土作用。”桑丹九說。

  阿萬倉濕地,每年6到8月日均迎來游客2400多人次。游客數量的增多給當地污水、垃圾處理帶來考驗。“我們正在建設一座日處理能力達800噸的污水處理廠,還成立了包含護林員、草管員、保潔員等200多人的隊伍。”阿萬倉鎮一名干部說。

  在省級層面,甘肅建立了關於黃河治理保護的“理論庫”、涵蓋各級各方面相關政策在內的“政策庫”、囊括國內外治黃治水先進技術的“技術庫”、統籌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的“項目庫”,為黃河治理保護提供有力支撐,目前已形成成果並實時更新動態。

  瑪曲縣縣長才讓扎西表示,將不斷強化上游意識,主動擔起上游責任,全力守護好黃河。

  人民日報社概況關於人民網報社招聘招聘英才廣告服務合作加盟供稿服務網站聲明網站律師信息保護聯系我們ENGLISH涉黑团伙把持基层政权12年 官方9月河南省猪肉价格持续走低

最新文章
阅读排行